Posts In Category TRANSLATED

中文

1705年,《伦敦公报》宣布首次拍卖优质波尔多葡萄酒:230桶“Margose”!1771年份酒是第一个出现在佳士得目录中的“claret”(波尔多红葡萄酒)。 英国首相罗伯特·沃波尔爵士是英国精英偏爱波尔多葡萄酒的典型例子,他每季度买四桶玛歌葡萄酒,但不是次次都付钱的! 一级波尔多葡萄酒的名声远传大西洋彼岸,美国驻法国大使托马斯·杰斐逊在描绘波尔多最好的葡萄酒时把玛歌酒庄置于首位。他曾订购了1784年的玛歌葡萄酒,他这样写道:“不可能有比它更好的波尔多葡萄酒。” 十八世纪初是波尔多优质葡萄酒腾飞猛进的时期,酒庄评级仍处于非正式阶段。如果没有葡萄酒产区概念的存在与发展,没有风土、葡萄酒、城堡的概念,那么这一 切就不会存在。十八世纪中期庄园的拥有者约瑟夫·菲梅尔(Joseph de Fumel),挑选出最好的地块栽种“优质葡萄”。他当时已意识到,唯独在梅多克地区和其最好酒庄的格雷夫山丘地可以生产高品质的葡萄酒。法国大革命结束 了波尔多的黄金时代,还把玛歌庄园主埃利·杜·巴里(Elie du Barry)阿吉库尔伯爵送上了雅各宾党人的断头台。 玛歌酒庄的一切——葡萄园、小树林、杨柳和白杨树、草地、磨坊,统统被作为国有财产被革命者公开拍卖。在三个世纪中,莱斯托纳克、蓬塔克、欧莱德三个姻亲 家族曾尽心照管玛歌庄园,他们的最后一个后裔洛尔·菲梅尔( Laure de Fumel)想方设法,终于从米库公民手里买回了庄园。庄园的财富几乎让米库挥霍一净,他将其弃之一旁,甚至连庄园中的橙树都结上了冰! 洛尔·菲梅尔的勇气和对土地的热情终于还是抵不过大革命的时代冲击,庄园在1801年被拍卖。

随着时间的流逝,数百年来一代人接着一代人不懈努力,人们的高超技能与敢于创新的精神,逐步把玛歌酒庄的葡萄酒推向卓越葡萄酒的殿堂。且让我们回忆一下在18世纪初酒庄主管贝尔隆(Berlon)为庄园带来的发展。 那时葡萄植株不分品种混杂种植,贝尔隆是第一个开始把红葡萄和白葡萄分开进行酿制的酒庄主管。他不主张在佛晓采摘葡萄,因为“葡萄上布满露水,如果早上采摘葡萄,葡萄酒的颜色会因露水的原因,水分过多而稀释变浅”。葡萄酒酿制的现代理念开始萌芽…… 贝尔隆在那时已明晰土壤的重要性,他知道哪些是最佳地块。风土作用的概念开始颖脱…… 酒庄的生存与发展依赖于劳动者的智慧,依赖于庄主、主管、果农、酒窖总管对风土不凡特质的敏锐洞察力,以及让风土优势充分发挥的能力。

玛歌酒庄漫长而富有激情的历史绝非三言两语所能概括,或许可以这样说起:“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玛歌酒庄……” 玛歌酒庄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12世纪,当时庄园称为“拉莫特玛歌”,葡萄园尚不存在。庄园的这个古老名称其实并非巧合,因为在梅多克平坦的土地上,任何一个“拉莫特”(注:法语意为“小土丘”)均一眼可辩,最好的葡萄酒都产于排水良好的坡地。 1152年到1453年间,法国阿基坦地区受控于英国之手,波尔多葡萄酒则因此而得福于英国这一新市场,成为英国12世纪国王狮心理查德的佐餐酒。 “拉莫特玛歌”前前后后的庄主自然都是些显赫人物,但直到莱斯托纳克家族(Lestonnac)的到来,庄园才开始被修建成目前的这种布局。在1572至 1582年的10年期间,皮埃尔·莱斯托纳克( Pierre de Lestonnac)把庄园和葡萄园彻底整修重组,还颇有先见之明地预见到梅多克谷类作物将让位于葡萄生产的总体趋势。 在17世纪后期,玛歌酒庄占地265公顷,面积大小从此未曾有过变化,其中三分之一用于葡萄种植,如今仍是如此。 英国人和荷兰人当年饮用的是称作“claret”的波尔多葡萄酒,色泽浅淡、而且不适宜久藏。玛歌酒庄于是跃居葡萄酒酿造艺术之榜首,波尔多酒庄排名初现端倪。 玛歌酒庄诞生了。

21世纪初,波尔多葡萄酒获得空前成功,全球似乎都看好波尔多,需求持续增长。面对葡萄酒业的欣欣向荣和世界其他葡萄酒产区的日益兴旺,玛歌酒庄的经营环境更具竞争力,但同时也突出了酒庄的独特市场定位——大享岁月沉淀下风土之福的1855年评级一级酒庄。 但这并不等于可以高枕无忧。1977年以来酒庄投资的项目不计其数,必须对得起这一宝贵财产,同时需要不断反思,尊重玛歌酒庄独特的古老文化,坚持不懈地追求完美。 酒庄第三款葡萄酒将在2013年上市,以进一步提升玛歌正牌和副牌葡萄酒的质量。十多年来,我们的研发部不断进行各种试验与探索,观察自然动力法对葡萄和 葡萄酒产生的影响,我们还建立了一整套先进的葡萄酒防伪体系。我们希望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传承玛歌酒庄的历史文化,不负全球葡萄酒爱好者的重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