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In Category TRANSLATED

中文

2015年10月15日 – 由香港貿易發展局(香港貿發局)主辦的第八屆香港國際美酒展將於11月5至7日在灣仔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展覽是業界主要的貿易及推廣平台,雲集來自31個國家及地區超過1,000家參展商展示環球佳釀,並安排超過70項特別活動。美酒展最後一天(11月7日)將開放予市民憑票入場,向公眾推廣美酒知識及品酒文化。   香港貿發局署理總裁周啟良在記者會上表示:「香港今年首8個月的葡萄酒進口額逾65億港元,較去年同期上升17%。另外,出口額高達27.9億港元,飆升88.2%,當中由香港出口至中國內地更錄得171.5%的升幅。」自2008年,香港特區政府豁免葡萄酒關稅,以及撤銷有關的清關和行政管制措施後,葡萄酒業一直迅速增長。截至2014年,葡萄酒進口額高達84億港元,較2007年大幅攀升逾五倍。亞洲消費者對葡萄酒的需求持續強勁,亞洲市場依然是全球酒業的焦點所在。根據歐睿國際的資料顯示,2014年,亞洲葡萄酒銷售額及銷量分別為775億美元及64億公升,與5年前相比,上升了54%及47%。中國內地的葡萄酒銷售額及銷量分別高達481億美元及49億公升,較5年前飊升116%及58%。   匯聚環球佳釀 葡萄牙為夥伴國家 葡萄牙是世界葡萄酒十大產酒國之一,在香港和亞洲的葡萄酒市場中,其認受性正逐漸提升,而葡萄牙酒商正把握商機,致力透過香港平台開拓亞洲市場。今屆美酒展邀請了葡萄牙為夥伴國家,集合超過40家葡萄酒參展商,呈獻Wines of Portugal地區展館,展示當地多個酒莊逾500款精選佳釀及舉行一連串葡萄牙試酒和教育活動,讓買家品嚐多款葡萄牙特色美酒。   海外參展商亦踴躍參與美酒展,當中以意大利及法國最多,匯聚超過300家參展商;展會亦吸引了愛爾蘭及哈薩克斯坦首次參展。來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產區、酒類商會或政府商貿處組織30個地區展館,當中西澳洲農業與食品部、日本的Hokkaido Sake Council、墨西哥的ProMexico及南意大利展館初次組織地區展館。   各地參展商將於展會上推介多款特色佳釀,當中包括: 贏得由國際葡萄酒及烈酒新聞工作者協會頒發「全球最佳酒莊」的葡萄牙酒莊Sogrape 以海上熟成方法釀製、在大西洋經歷10個月海上風浪自然洗禮的法國波爾多酒莊Château le Puy 著名作家海明威喜愛的西班牙酒莊Franco Españolas,並在其作品《流動的饗宴》提及其出品 於2015 Decanter亞洲大賽勇奪金奬並首次參展的哈薩克斯坦Arba Wine 日本信州Mars蒸餾廠呈獻享負盛名的「越百」威士忌 法國第二大獨立啤酒廠生產,獲得2008世界啤酒盃最佳 »Biere de Garde »獎的La Goudale啤酒   來自世界各地的展品類別包羅萬有,大會除設置「酒精類飲品」展區外,還設有其他協助酒業全面發展的展區,包括「酒業服務」、「酒類教育及培訓」,以及「酒類配件及器具」等。   多項精彩美酒活動 打造全面貿易平台 香港貿發局在美酒展舉行期間,安排了超過70項精彩活動,其中包括近30場試酒會,為業界 帶來德國氣泡酒、意大利南部酒,以及來自法國、奧地利及格魯吉亞等地的試酒會。研討會、品酒大師班、酒類培訓講座、酒類行業會議、招待酒會及晚宴等業界交流活動,為美酒展打造全面貿易及交流平台。首天舉行的酒類行業會議以《酒進我們的時代:葡萄酒市場前瞻》為主題,請來世界知名的酒評家分享市場動態。香港專業品酒師協會將於第二天舉行「第三屆泛亞太平洋區最佳品酒師大賽中國‧香港2015以及A.S.I亞洲年輕品酒師發展論壇」,為新一代年輕品酒師提供一展技能的良機,提升業界對品酒師的認識。   酒業重點活動─第七屆「國泰航空香港國際美酒品評大賽頒獎典禮」將於美酒展首晚的招待酒會上舉行,頒發多達60個獎項。得獎美酒將於展會期間在Wine Gallery資訊廊展出。酒會之後舉行的招待晚宴以 »Fado Wine Night »為主題,屆時嘉賓將可享用由澳門葡京酒店「葡國餐廳」前首席大廚Chef Martinho Moniz精心設計的菜色,配以精選葡萄牙美酒,親身體驗葡國地道的飲食文化。   展會期間會舉行多場「佳釀試酒會」(Grand Tasting)*,其中澳洲葡萄酒管理局於公眾日舉行「澳洲佳釀巡禮」,讓與會者盡情品嚐來自澳洲優質酒莊的佳釀,其他「佳釀試酒會」亦網羅來自意大利、德國、美國及法國的佳釀。   美酒展公眾日 …

自17世纪起,酒庄的玛歌葡萄酒即已是公认的世界顶级葡萄酒之一,这归功于其独特的风土条件和数代人艰苦创业的满腔热忱。玛歌葡萄酒酒质出色,具有少见的综合特质:优雅、复杂、浓郁、强劲、悠长、清新。尽管其单宁浓度往往很高,但却尝不出丝毫苦涩味。 玛歌葡萄酒的特优年份佳酿具有与众不同的感人气质,优质年份能让爱好者喜出望外,它们具有发展较快的优势,几年后即可显现出不凡风土固有的微妙特质。 玛歌葡萄酒发展能力非凡,随着窖藏年数的增加,玛歌葡萄酒更为细腻,芳香更为复杂,口感更为丰富。

当年曾对“梅多克的希腊人”深怀戒心的葡萄酒界,如今又对安德烈•门泽普洛斯的离去百般不安,这是因为安德烈有胆识,有远见,激情满怀,让所有怀疑他的人信服了。他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了酒庄葡萄酒质量,让酒庄重现旧日风采。 科琳娜•门泽普洛斯尝试迎接挑战。父亲去世时,她在管理费利克斯波丁连锁店的Primistères公司任业务分析师。在父亲原班人马的支持下,她继承父 业,将父亲的投资规划继续下去,为酒庄迎接下一个挑战做好准备。从1982年开始,全球对波尔多葡萄酒的需求急剧上升,首先是美国人对优质葡萄酒兴趣大 增,随后是传统的英国或德国市场,继而是日本人、香港和新加坡的葡萄酒爱好者,还有俄罗斯人、中国人、印度人、巴西人…… 尽管数百年来波尔多葡萄酒对赞赏已习以为常,但如此成功仍属史无前例,世界各地的爱好者纷来沓至,前来参观、品尝、比较、评论。 上天保佑,波尔多接连几年都遇到好年份,2009年、2010年更为出色。在这个阶段,费利克斯波丁公司改组,将连锁店和房产一并易手,资产重组后公司改 名为Exor,并成为当时世界矿泉水业头号企业毕雷矿泉水公司的大股东。对科琳娜•门泽普洛斯来说,单枪匹马发展集团风险过大。上个世纪90年代初,科琳 娜主要依赖拥有菲亚特汽车集团的阿涅利家族,那时菲亚特由乔瓦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领导。这一合作持续了十年,直到2003年阿涅利集团决定卖掉所持的玛歌酒庄股份。科琳娜毫不迟疑地收回全部股份,成为酒庄唯一的股东。

1977年,安德烈•门泽普洛斯买下酒庄。看到城堡门厅外的爱奥尼亚式石柱,他不禁联想到家乡希腊,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欣慰。他运用自己的高度智慧,为玛歌重新登上巅峰、再次坐上本属于它的首席宝座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安德烈•门泽普洛斯不寻常的一生是一部奇书!1915年,他出生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佩特雷,父亲经营旅馆,他坚持让几个孩子学习好几门外语,为了是要实现许多希腊人的梦想——出国、发财! 安德烈没有辜负父亲的重望,他在格勒诺布尔完成文学学业后去了远东地区,先后旅居缅甸、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地,终于在粮食进出口贸易中发财致富。 回到欧洲后,他与一法国女人结成良缘。1958年,他收购了费利克斯波丁(Félix Potin)公司,这家公司创建于1844年,在法国拥有80个连锁便利店。安德烈把费利克斯波丁公司零售网点扩大到1600个,发展成一家现代化的大型 经销企业,并在巴黎拥有大量房产。 这个口音悦耳、精通六种语言、平日里喜欢引用温斯顿•丘吉尔名言的希腊人,爱上了属于他的玛歌酒庄。 1977年的安德烈•门泽普洛斯是一个前瞻者。波尔多葡萄酒从严重的经济危机和质量危机中刚刚复苏,投资者对优质波尔多葡萄酒尚不感兴趣,业主们没有资金来开发自己的酒庄效益。 安德烈•门泽普洛斯高瞻远瞩,在市场仍旧低迷、毫无立即盈利可能的情况下,在波尔多20世纪末期的新黄金时代到来之前,投入大量资金完善酒庄建设。 无论是在葡萄园、酒窖建设上,还是在城堡建筑结构上,安德烈大动干戈,开渠引流,栽植补种。在著名葡萄酒工艺学家埃米尔•佩诺(Emile Peynaud)的热情指导下,他重新引入玛歌红亭葡萄酒,在质量筛选上更加严格,重新界定玛歌白亭葡萄酒,引进使用新橡木桶培养,并规划建造了梅多克地 区第一个大型地下酒窖,一个真正的技术壮举。酒庄的城堡建筑于1946年被列为法国历史建筑古迹,曾由法国历史建筑古迹督察员监督修复,室内装潢由著名的 设计饰师亨利•塞缪尔设计,他曾设计装饰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法国18世纪展厅。 安德烈•门泽普洛斯指挥部署了城堡建筑修复和酒庄业务重组工作,决心让玛歌风土重现旧日神话般的品质。 玛歌1978年份葡萄酒立即被公认誉为绝品佳酿,此乃安德烈•门泽普洛斯投入力度空前结下的丰硕成果。 安德烈•门泽普洛斯于1980年与世长辞,他离去得太早太快,未能尽情享受玛歌酒庄重生的快乐。在酒庄漫长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庄主曾像他那样,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如此深刻地改变了酒庄的命运。

弗尔南·吉奈斯泰(Fernand Ginestet)和他的儿子皮埃尔掌控玛歌酒庄。弗尔南靠葡萄酒批发发的家,他的朋友西贡市长是葡萄酒进口商,是他为弗尔南·吉奈斯泰寄来购买酒庄的钱款,吉奈斯泰家族在1950年才购买下酒庄全部资产。 费尔南和皮埃尔耐心重组葡萄园,皮埃尔的儿子伯纳德负责家族的葡萄酒批发生意,并使其成为在波尔多最受人尊敬的企业之一。 但由于20世纪70年代的经济衰退,1972年、1973年和1974年葡萄酒灾难性年份所致滞销,让皮埃尔和伯纳德处于困境,但他们仍坚持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他们唯一可转让的资产是玛歌酒庄,他们忍痛割爱,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才把酒庄卖掉。1977年,安德烈·门泽普洛斯买下玛歌酒庄,葡萄酒业界霍然大惊,如何一个希腊人竟然涉足梅多克葡萄酒界?

1879年,欧仁尼皇后的苏格兰宫廷贵妇、阿瓜多之子的妻子埃米利·麦克唐奈将酒庄出让给皮耶·威尔公爵(Pillet-Will)。这是一个对梅多克葡萄酒产地非常不利的一个时期,梅多克几乎同时受到全球经济大萧条和真菌病害的严重影响。 葡萄园在19世纪承受的种种灾难与其状况形成鲜明对比,葡萄园接连遭受真菌、白粉病和霜霉病的袭击,但在历任酒庄总管的竭力保护下,葡萄园状况维持良好。 白粉病和霜霉病的控制分别使用了硫磺和硫酸铜喷雾即著名的“波尔多液”。从美国传入的根瘤蚜虫害更为可怕,人们对其蔓延束手无策,直到找到嫁接解决方法, 把法国葡萄植株嫁接在美国抗蚜品种上,波尔多葡萄园方才免遭灭顶之灾。 伴随着治疗新方法的发现和葡萄补植,玛歌酒庄逐步恢复生产,1893年(优秀年份)的收成如此之好,以致不得不把采摘暂停6天,因为酿酒桶不够了!该年产量超过根瘤蚜虫害发生前最高产的年份——传奇式的1870年。 补种的葡萄植株因树龄尚短,生产出的葡萄质量不够理想,酒庄就将其作为“副牌酒”取名为红亭出售。 1896年,皮耶·威尔公爵让其心腹之人皮埃尔·莫罗(Pierre Moreau)亲自负责酒庄管理,1908年,他汇集了玛歌酒庄未来的股东买家联合会,为酒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他让马塞勒斯·格朗热卢(Marcellus Grangerou)当上了酒窖总管,其子马塞尔和孙子约翰先后接任此职。 皮埃尔·莫罗最重要的创举是制定了必须在“酒庄装瓶”的规定,于1924年开始实行,为买家保证了葡萄酒的真实性。

拿破仑三世为梅多克的优质红葡萄酒做了一件好事,第二次世界博览会1855年在巴黎举办,他借此机会为包括著名梅多克葡萄酒在内的法国产品歌功颂德。 拿破仑三世希望将葡萄酒排名后再进行展示,于是在巴黎举行葡萄酒盲品会,结果产生了著名的1855年官方评级,将六十余家梅多克酒庄和一家格雷夫酒庄按质量分成五个等级。 四家酒庄被列为“一级酒庄”,唯独玛歌获得20/20满分。长期以来,全球市场上葡萄酒价格差异甚大,至今仍然有效的这一等级划分,进一步证实了这种由价 格差异决定的等级区别,“一级酒庄”的售价在18世纪即已两倍于“二级酒庄”。1855年评级替代了18世纪托马斯·杰斐逊等其他非正式等级划分。法国第 二帝国时期无疑是波尔多葡萄酒的黄金时代,不仅由于波尔多与巴黎之间有了铁路交通,还由于在皇帝的自由主义思想启发下,自由贸易协定促进了贸易往来。毫无 疑问,拿破仑三世为波尔多葡萄酒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拉科洛尼亚侯爵的儿女对酒庄毫无兴趣,便把它卖给了亚历山大·阿瓜多(Alexandre Aguado)。亚历山大·阿瓜多是第一个买入顶级波尔多酒庄的银行家,他当时已相当富有,他买入玛歌酒庄目的并非是要继续扩大其财富,而是把它作为一份 高雅的财产和舒适怡人的城堡住所。 阿瓜多没多久就放弃了他的金融业务而成为罗西尼的赞助人,罗西尼创作的一部歌剧题为“玛歌酒庄”! 阿瓜多在1836年故世时还相当年轻,他把他珍贵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绘画收藏品遗赠给了卢浮宫,其遗赠品中有一套代表这个时代典型风格的拿破仑三世家居装 饰,其中的主要物件一直保留到吉奈斯泰(Ginestet)把酒庄卖给安德烈·门采尔普洛斯(André Mentzelopoulos)。

为了重建城堡,贝特朗·杜阿请来当时在波尔多最受关注的建筑师路易·库姆斯( Louis Combes)。玛歌城堡成为路易·库姆斯的杰作,享有“梅多克的凡尔赛宫”的美称,是法国少有的几个新帕拉第奥式风格建筑之一。 但玛歌不仅仅是一个优雅的贵族庄园,它首先而且尤其是一个农业产地。库姆斯的天才所在是把玛歌建造成一座真正的葡萄酒产业城区,他在城堡主建筑两侧修建了必要的生产用房,在那里生产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 城堡一侧是工匠们的院子,有水管工、机械工等工匠的住宅与工坊。19世纪初,从酒庄到波尔多,坐马车最快也要走上一天,所以酒庄工匠住宿需要就近安排。 城堡另一侧排列的是酒窖设施和制桶工坊,大酒窖宏伟壮观,高大的白色立柱巍然耸立,令人不禁异想天开,仿佛进入葡萄酒世界的圣地。 世界各地的来访者从酒庄大门入口进来,穿过两侧排列着百年梧桐的长长通道,逐渐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协调壮观的建筑群。

拉科洛尼亚侯爵贝特朗·杜阿(Bertrand Douat,marquis de la Colonilla)收购了庄园,他觉得现有邸宅与葡萄园的声誉不相称,决定拆掉重新修建新宅,这些建筑至今仍让人赞叹不已。 贝特朗·杜阿是从西班牙回来的巴斯克人,相当富有,还有贵族封号。此外,他还是船主,并且还是与俄罗斯进行交易谈判的西班牙政府代表!他回到法国时已有五十多岁,他通常住在巴黎,而不是波尔多。实际上,他并不真正对葡萄园感兴趣,仅是利用玛歌酒庄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1810年,拉科洛尼亚侯爵70岁,城堡改建和酒厂建筑物的建造工程开工了,这些建筑人们今天还可欣赏到。贝特朗1816年故世,他生前从未在新整修的城堡中居住过。 在玛歌酒庄漫长的历史中,拉科洛尼亚侯爵并非是唯一的庄主,尽管他并不热衷于波尔多及其葡萄酒,但他却给酒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